过去那个活跃在乐视的贾跃亭给他的员工留下了

来源:http://www.xtairline.com 作者:通讯产品 人气:65 发布时间:2019-10-20
摘要:资本的世界总是潮起潮落。曾经最为汹涌的互联网“资本浪头”——乐视,如今已一片悲鸣。 这段时间,关于乐视的消息始终不绝于耳。从造手机到造电视,从买断体育转播权到做互联

资本的世界总是潮起潮落。曾经最为汹涌的互联网“资本浪头”——乐视,如今已一片悲鸣。

这段时间,关于乐视的消息始终不绝于耳。从造手机到造电视,从买断体育转播权到做互联网电视,再到造自行车,再到闭门造车,无论是资金链的断裂,还是发布产品无疾而终,从始至终,很多人都觉得,乐视就是个十足的大忽悠。

图片 1

在互联网视频行业迎来重要发展机遇时抢占先机,乐视网凭借“颠覆式”的创新模式,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贾跃亭带领下,成为我国互联网视频行业中第一个宣布盈利的企业、国内A股首家互联网视频行业的上市公司。以融资平台乐视网为基础,一座“乐视帝国”拔地而起,极速扩张,在资本市场缔造一个又一个神话。

图片 2

贾跃亭在乐视2012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受访者供图。来源:21Tech

然而成也乐视、败也乐视,乐视帝国在贾跃亭的“蒙眼狂奔”中顷刻间崩塌,从狂欢到梦碎,也仅三年光景,千亿元市值灰飞烟灭,留下无尽唏嘘。

这家靠视频平台app起家的公司,打造了从未脱离过自己几个产品的所谓的完整生态系统,即“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收购酷派,与阿斯顿·马丁成立合资公司打造电动汽车。时钟在上演资本神话的乐视,终于被资本压倒。这个或许将成为互联网伟大神话的公司,注定只能成为史上最大的笑话。从购买影视版权开始,那个姓贾的,便一直在编造一个资本神话。

如果现在面对贾跃亭,你会想跟他说什么?

而后多少资本大鳄或飘摇或覆灭,重蹈乐视覆辙。本文试图复盘乐视帝国崩塌全过程,探索中国互联网和创业风潮下企业的兴衰之路。

图片 3

“我就想问问他的汽车还能造出来吗”杜军说。听到这个回答,我有些诧异,因为本以为他会回答诸如“能不能把欠我的钱先还了”。作为一个老乐视人,他这样说一方面可能更想知道这个为之“工作”近9年老板的最后结局,另一方面或许依然有一线希望,期待贾跃亭在大洋彼岸能东山再起?

近日,贾跃亭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反思,自己意识到存在同一时间布局产业过多与公司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融资方式单一、募资使用节奏失控,经验不足,导致集团中非上市公司猝死。“我深知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愧疚和自责。”

2010年,乐视网新三板上市;

贾跃亭还有希望吗?过去那个活跃在乐视的贾跃亭给他的员工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对于剩余债务,贾跃亭提出,用其个人持有的FF智能汽车在美国IPO上市后的股权收益偿还。他称,自己为研发新能源汽车付出巨大代价,承受着外界难以想象的压力,但仍然会坚持下去。

2012年,乐视宣布进军互联网电视领域,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的客厅开始有了一个新的电视品牌,至今笔者仍有多个朋友在看着乐视电视;

杜军加入乐视网时,公司(2010年8月上市)才刚刚上市两个月,员工总共约200多人,主营业务也只有一个视频网站。他的职位是视频记者,当时的乐视网开始需要一些原创的视频内容。

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一位负责人表示:真正属于贾跃亭个人的债务并不多,大量债务是“个人连带无限担保责任”的债务,这块占总债务的大约85%的比例,可见,他愿意为了梦想而付出。而且,贾跃亭已经替上市公司偿还了部分债务,这也是一种尽责到底的态度。

2014年,乐视网以410亿市场估值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一的公司,而这个时候,所支撑这一庞大市值的,还是那个乐视app、乐视电视、F1赛车的3年新媒体独家转播权,还有刚刚收购不足一年,尚未有太多作品面世,正处于投资阶段的花儿影视。

过去9年,杜军见证了乐视网的兴衰,他所在的乐视网娱乐中心,几乎为所有乐视系业务都提供过拍摄支持。那时,中心人声鼎沸,就像一个电视台。但现在,整个团队已从鼎盛时期的近百人,缩减到只有几个人。

一场暴风过后,融创派驻乐视网董事会首位代表刘淑青、乐视“老人”张巍等一众高管先后离开了乐视网。然而“退市”危机却迫在眉睫,由于大量官司压身,拯救乐视网之路异常艰辛,虽然已退出这个漩涡,但包括乐视网众高层在内的乐视体系的人都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2015到去年,应了那句话,若要其灭亡,必让其疯狂。乐视彻底的疯了,收购易道、买下酷派、甚至成了北青传媒的大股东,融资来的钱果然不手软。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等七大板块蜂拥而至。从扣押贾跃亭夫妇12亿资金到昨天辞去乐视全部职务,贾跃亭和他所代表的乐视,终于走下了神坛,但依然在传递着造车的神话。

对贾跃亭和乐视,杜军有一种特别复杂的情绪。既有对早期乐视的骄傲,也有对乐视现状的哀叹;对贾跃亭的看法则褒贬不一,似乎很难一两句话将其概括。不管怎么说,杜军从一个内部人的视角,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乐视。

5月13日,乐视网被暂停上市,32岁的刘延峰正式走向台前,成为乐视网的新掌门,如今身兼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代理董秘等多个乐视的重要职位。除此之外,刘延峰同时为超6家乐视系公司的高管。

图片 4

痴迷篮球

刘延峰的“空降”,让很多人意外,他本人也极为神秘。这个在公开信息中表面上与乐视、贾跃亭及融创均无牵扯的空降者,引得外界猜测纷纷。目前,其已执掌乐视3月有余,但也仅出现在乐视大型股东会上,充当主持会议的角色,成为门面担当。

与这种放卫星式的融资相比,很多企业至今未融资一分钱,虽然市场份额增长缓慢,但有更多的时间来练好产品的内功。比如在国产成人用品行业颇受关注的“没完没了”避孕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却靠自身过硬的产品质量,创造了国产品牌连续三年销量名列前茅的佳绩。问起个中缘由,“没完没了避孕套”创始人表示,我们从不画饼造神,真正的好产品是有生命力的。由于对于自己产品的信心,我们拒绝了一波又一波投资商的注资意向。

入职前两年,乐视的规模还不大,杜军和贾跃亭的接触也十分频繁。有一次,贾跃亭去外地参加为期三天的长江商学院培训,杜军去做摄像支持,期间碰面,贾跃亭叫出他的名字打招呼,至今让杜军印象深刻。

对外,刘延峰颇为低调。8月14日,《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乐视网多位高层人士,他们大多表示不便在此时对外发言。

正如“没完没了”避孕套创始人所说,有生命力的产品,才能让企业持续走下去。小编希望,每一家有责任的企业,都能像这家企业一样,在创造自己品牌的同时,少一些忽悠,少打造些资本神话,多踏踏实实地做做产品,只有这样,国产品牌才能真正崛起。

“贾跃亭给人的印象就是平易近人,没有老板架子”,杜军说,贾跃亭遇人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近日,有多个投资者向《证券日报》记者反映,目前乐视对外沟通渠道已断,他们无法与公司方面取得联系。记者多次拨打乐视网的公开电话,其电话内先是传来“已停机”,后转而传出“电话正忙”的语音播报。而乐视网财报中公布的电话也处于无法接通,自动断线的状态。

原文来自威斯德曼官方网站

贾跃亭爱好篮球,喜欢科比,有一股痴迷的劲儿。以至于乐视的公司文化建设中,篮球成为了一个重要项目。前几年,在北京的一些民间篮球联赛中,乐视篮球队待遇高、配备齐,一度建立起了“乐视王朝”,这是因为贾跃亭招了很多有职业背景篮球选手。

对此,8月14日,乐视网相关内部人士给记者的回应是:目前董秘办人员较少,可能较为繁忙,接不上电话。“专门接电话的人辞职了,公司正在招。”

图片 5

而目前乐视网面临的问题又何止是“重要职位虚席以待”。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债务问题处理仍陷于停滞状态、仅靠现有单一业务难以恢复自身造血能力、在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致使业务开展受阻、债务规模巨大且短期内无法解决、极度紧张的现金流引发大量债务违约……都是摆在新的管理层面前的严峻问题。

身披24号球衣的贾跃亭 受访者供图。来源:21Tech(ID:News-21)

“乐视被拖至退市的关键是‘乐视体育的违规担保’,百亿元的债务,如果最终坐实,公司将毫无回生的可能,只能破产清算,最终退市。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乐视内部都在期待后续官司能赢,有转换的余地。”上述乐视网内部人士称。

“最开始,这些球员都被放在了行政岗位,后来他们打比赛出了成绩。2013年的时候,有一次贾跃亭在花家怡园请他们吃饭,说要满足一个愿望,他们提出要去乐视体育,然后乐视体育就多了几个记者。”杜军说。

3个月前,乐视网陷入官司中,昔日在乐视体育融资中出资的14方股东直指乐视网违规担保对其提起仲裁申请,目前仍有13方股东仲裁仍在审理过程中。倘若上述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乐视网也将承担的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达110亿余元。而从目前已出的部分判决结果来看,乐视网大多败诉。

做行政的时候,这些人也没有太多具体工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周五下午陪贾跃亭打篮球,如果不到要罚300元。但转到乐视体育之后,这些人的专业背景反而在业务上有了用处,当时乐视网做的一些篮球节目很多便出自他们之手。

“我们一直在努力,从仲裁结果来看,并不公正。乐视网不应该承担归还投资款的责任,如果后续持续败诉,这系列官司会让乐视网非常被动。实际上乐视网没有享受任何利益,却要承担超100亿元的责任,这会把公司拖垮,拖得一点机会也没有了。”面对《证券日报》记者,乐视相关人士表示。

除此之外,打篮球也成为了乐视每次开大会的一项保留节目。“平时开季度总结会,最后都要以打篮球收尾。年末的公司年会,如果两天,就是开一天会,看老贾打半天篮球,剩下半天联欢。”杜军笑着表示。

“这两年,留存大量债务等问题的乐视网还能有现在业务稳定的局面,没有到破产的境地,管理层还是做了很多事。在这些官司中,本来乐视网是没有理由输的,乐视网背后的股东和债权人也应受到相应的保护。”该人士认为。

热爱运动也让贾跃亭的身体状态保持不错。16层的乐视大厦,他只要去单位就爬楼梯,几乎不坐电梯。据21Tech(ID:News-21)了解,其实到了美国之后,贾跃亭依然坚持打篮球,直到后来腰有了一些毛病,才被迫放弃。

“乐视体育的投资方,当初投的就是乐视体育,目前乐视体育几乎处于破产状态,拖垮乐视网就意味着没有任何转圜的机会,这无论对投资人、债权人都是一种悲哀。”一位乐视网前高管称。

“老贾这个人不坏”

对乐视内部的所有人来说,赢得乐视体育违规担保的系列官司,将成为挽救退市的唯一生机。

在乐视最高光的时刻,贾跃亭几乎被“神化”,内部员工也对贾跃亭充满了崇拜。“当时就觉得老贾太牛了,都有些不可思议。前期做影业、做电视、做体育都还好,后来又听说要做地产,要造电动车,感觉他给我们灌输的内容,都是我们认知之外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杜军还依然有些兴奋。

而这仅是乐视暴雷“后遗症”的冰山一角,在逐级失控中,乐视帝国慢慢沦陷……

2012年之前,贾跃亭很少公开对外,在公司内部也表现出不善言辞。直到乐视电视第一次发布的时候,他才走到台前。“当时彩排的时候,老贾还在那背词,看他当时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想笑。”

乐视的故事,还要回到7年前。

但后来,贾跃亭对发布会变得驾轻就熟,不仅能够抒发情怀,还敢于歌唱,那首《野子》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电视剧《甄嬛传》一度成为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掀起收视狂潮。这一现象背后便是乐视网的崛起。那时,与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视频齐名的乐视是唯一不拼爹的“奋斗者”。

2016年底乐视债务危机开始爆发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直到2017年,债务问题蔓延到整个乐视体系,员工的班车、工作餐等都被取消时,这些人才真的意识到,公司出问题了。说到工作餐,杜军称,之前有中餐和西餐两个选择,“我对西餐印象特别深刻,是巴黎贝甜的三明治”。

这时的乐视已经集聚各种耀眼的光环:第一家网络视频上市公司、最大的网络影视版权库、网络视频新模式的开创者。而后其一度扩张到拥有三大体系,横跨七大生态子系统,涉及上百家公司的大型集团,其整体估值高达3000亿元。

聊到贾跃亭后来长居美国,并且在国内成为了“老赖”,杜军沉默下来,片刻,还是说出自己的心声,“老贾这个人应该不坏”。在他看来,贾跃亭欠下了庞大的债务并非故意,只是“后期在没有能力把握那么多业务和人力的时候,一种错觉让他以为可以。同时,他身边也缺少真的可以托付的人,感觉所有人都在推着贾跃亭做出错误的决定,当问题真的爆发时,他已经无力解决。”

就是这样的一座帝国,最早却从一家二流视频网站起家。

如今,乐视网暂停上市,贾跃亭却远在大洋彼岸一心造车。很多仍然在岗的乐视员工私下也会讨论,公司如果最后退市对自己有没有影响。而对于贾跃亭的消息,他们也时刻关注。

21世纪初,互联网基础设施已支撑起了网络视频应用这一新市场,视频行业迎来了百家争鸣。

“公司内部太乱”

彼时,白手起家的贾跃亭也已经通过几轮创业,获得了三桶金。在政府单位担任技术人员一年就下海创办公司的起步,让贾跃亭的标签上有了“不安分”这三个字。从洗煤、印刷、钢材贸易到培训学校、电信业务,在当时的“煤炭大省”山西,贾跃亭已涉足了几乎所有可以涉足的热门行业。

即便在乐视最辉煌的时候,接触到公司内部的一些事情后,也会觉得它并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好。杜军说,在他看来,“管理上的混乱”是掏空乐视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种混乱,既有公司内部一直存在的嫡系关系的因素,更有后来大量空降高管的原因。

此时贾跃亭的游猎路径,已显现不甘现状的野心。在山西经营多种实业完成原始资金的积累后,贾跃亭最终选择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比如我们部门有个同事,就是某刘姓高管的侄女。有段时间内部福利就是发橙子,实际上橙子都是他们亲戚采摘的,因为采购的太多,很多后来都烂掉了。那会甚至我们完成一个任务,奖励都是一箱橙子。”杜军告诉21Tech(ID:News-21),“该高管在公司内部的口碑也不好,不仅有一些桃色新闻,而且开会总是迟到。平时穿着很随意,上班也穿着拖鞋。”

2004年,贾跃亭与贾跃芳姐弟出资4500万元和500万元成立了乐视网,赶在了全球各大视频网站萌发期的同一起跑线上,这甚至比youtube、优酷土豆等都要早。这也是贾跃亭的“梦”的开始。

实际上,任人唯亲似乎也是乐视骨子里流淌着的血液,因为在乐视内部,贾跃亭亲属如哥哥贾跃民、妻子甘薇等都身居要职。在这样的背景下,贾跃亭对嫡系关系以及元老作风的管理上,似乎确实难以下手,更或者,他根本没意识到这种局面隐藏的风险。

不比李彦宏、雷军等大佬,税务专科学校毕业、会计专业出身的贾跃亭,仅获得了大专学历。但他颇擅在资本间游走,快速完成前期的资本积累。此后,融投资和风险投资,贯穿了贾跃亭的整条事业线。

如果个别领导的问题只影响了一小撮人,那么空降高管所产生的影响则波及到了绝大多数人。

最早,混迹于边缘的贾跃亭一直难以赢得风险投资的青睐。靠技术能力去主动竞争,乐视网先后承担了联通、央视等品牌的流媒体技术运营项目,积累行业背书。

杜军举例说,“某体育项目之前的内容都是派人去拍摄,但在一位高管空降来之后,就擅自规定不用派人了,而是进行采购,更重要的是,这个采购价格还远远高于市场。”

本文由凤凰彩票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过去那个活跃在乐视的贾跃亭给他的员工留下了

关键词:

最火资讯